高血压

    人群中血压呈连续性正态分布,正常血压和高血压的划分无明确界线,高血压的标准是根据临床及流行病学资料界定的。高血压定义为未使用降压药物的情况下诊室收缩压>140mmHg和(或)舒张压>90mmHg。根据血压升高水平, 进一步将高血压分为1~3级。

    根据引起高血压的原因,高血压可分为原发性高血压和继发性高血压两大类。(1)原发性高血压血压升高的原因尚不完全清楚,故称为原发性高血压,也叫高血压病。它是一种以动脉血压升高为特征,伴有血管、心脏、脑、肾功能性或器质性异常改变的全身疾病。根据统计,有90%~95%的高血压患者属于原发性髙血压。(2)继发性高血压是由于某些疾病在其发展过程中产生的,原发疾病治愈后,血压也就随之下降。所以,这种高血压又称为症状性高血压,占全部高血压患者的5%~10%。患慢性肾炎、肾动脉狭窄、嗜铬细胞瘤等都会出现血压升高的症状。

    大多数起病缓慢,缺乏特殊临床表现,导致诊断延迟,仅在测量血压时或发生心、脑、肾等并发症时才被发现。常见症状有头晕、头痛、颈项板紧、疲劳、心悸等,也可出现视力模糊、鼻出血等较重症状,典型的高血压头痛在血压下降后即可消失。高血压患者可以同时合并其他原因的头痛,往往与血压水平无关,例如精神焦虑性头痛、偏头痛、青光眼等。如果突然发生严重头晕与眩晕,要注意可能是脑血管病或者降压过度、直立性低血压。高血压患者还可以出现受累器官的症状,如胸闷、气短、心绞痛、多尿等。另外,有些症状可能是降压药的不良反应所致。

    高血压诊断主要根据诊室测量的血压值,采用经核准的水银柱或电子血压计,测量安静休息坐位时上臂肱动脉部位血压,一般需非同日测量三次血压值收缩压均>=140mmHg和(或)舒张压均>=90mmHg可诊断高血压。患者既往有高血压史,正在使用降压药物,血压虽然正常,也诊断为高血压。也可参考家庭自测血压收缩压>=135mmHg和(或)舒张压>=85mmHg和24小时动态血压收缩压平均值>=130mmHg和(或)舒张压>=80mmHg,白天收缩压平均值>=135mmHg和(或)舒张压平均值>=85mmHg,夜间收缩压平均值>=120mmHg和(或)舒张压平均值>=70mmHg进一步评估血压状态。一般来说,左、右上臂的血压相差<1.33~2.66kPa(10~20mmHg),右侧>左侧。如果左、右上臂血压相差较大,要考虑一侧锁骨下动脉及远端有阻塞性病变。如疑似直立性低血压的患者还应测量平卧位和站立位血压。是否血压升高,不能仅凭1次或2次诊室血压测量值,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随访,进一步观察血压变化和总体水平。一旦诊断高血压,必须鉴别是原发性还是继发性。

    原发性高血压目前尚无根治方法。临床证据表明收缩压下降10~20mmHg或舒张压下降5~6mmHg,3~5年内脑卒中、冠心病与心脑血管病死亡率事件分别减少38%、16%与20%,心力衰竭减少50%以上,高危患者获益更为明显。降压治疗的最终目的是减少高血压患者心、脑血管病的发生率和死亡率。高血压治疗原则如下:1、治疗性生活方式干预。适用于所有高血压患者,包括:①减轻体重;②减少钠盐摄人;③补充钾盐;④减少脂肪摄入;⑤戒烟限酒;⑥增加运动;⑦减轻精神压力,保持心态平衡;⑧必要时补充叶酸制剂。2、降压药物治疗对象。①高血压2级或以上患者;②高血压合并糖尿病,或者已经有心、脑、肾靶器官损害或并发症患者;③凡血压持续升高,改善生活方式后血压仍未获得有效控制者。从心血管危险分层的角度,高危和很高危患者必须使用降压药物强化治疗。3、血压控制目标值。4、多重心血管危险因素协同控制各种心血管危险因素之间存在关联,大部分高血压患者合并其他心血管危险因素。降压治疗后尽管血压控制在正常范围,其他危险因素依然对预后产生重要影响,因此降压治疗时应同时兼顾其他心血管危险因素控制。降压治疗方案除了必须有效控制血压,还应兼顾对糖代谢、脂代谢、尿酸代谢等多重危险因素的控制。

    高血压患者的预后不仅与血压水平有关,而且与是否合并其他心血管危险因素以及靶器官损害程度有关。因此从指导治疗和判断预后的角度,应对高血压患者进行心血管危险分层,将高血压患者分为低危、中危、高危和很高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