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虑症

    “焦虑”一词也许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并不常用,但我们却经能听到“烦”字,例如“真烦”,“烦透了”,“烦死人了”。实际上是烦躁不安其实就是焦虑。当然,焦虑还包含着紧张的含义,因为在精神科的焦虑性神经症中,紧张和焦虑总是相互伴行的。焦虑性神经症又简称为焦虑症,轻度的紧张焦虑不一定是病,比如高考的学生考前都可能有紧张和焦虑的情绪,但考完了,而且自觉考得不错,紧张和焦虑也就消失了。另外,如果人们预先知道有某些危险将至,比如地震台预报某地近期内将发生破坏性地震,在等待的日子里,人们自然而然也会产生紧张和焦虑的情绪,这些都是一种正常的心理状态。焦虑性神经症的焦虑却不是一种正常的心理反应,它是指客观上并不存在任何威胁或危险,而且也没有具体可以担心的对象时,却出现了紧张、焦虑,提心吊胆,恐惧不安。同时,病人还出现非常明显,甚至是非常剧烈的自主神经功能紊乱、肌肉紧张以及运动不安等症状。这时就需要就医了。

    焦虑症可分为急性焦虑和慢性焦虑两大类:(1)急性焦虑症:主要表现为急性惊恐发作。患者常突然感到内心焦灼、紧张、惊恐、激动或有一种不舒适感觉,由此而产生牵连观念、妄想和幻觉,有时有轻度意识迷惘。急性焦虑发作一般可以持续几分钟或几小时。病程一般不长,经过一段时间后会逐渐趋于缓解。(2)慢性焦虑症:其焦虑情绪可以持续较长时间,焦虑程度也时有波动。老年慢性焦虑症一般表现为平时比较敏感、易激怒,生活中稍有不如意的事就心烦意乱,注意力不集中,有时会生闷气、发脾气等。

    焦虑性神经症主要分为广泛性焦虑和惊恐障碍。当病人出现广泛性焦虑时,不少人会对未来莫名其妙地担心,例如总怕子女出门会发生车祸,为此终日心烦意乱,坐立不安,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干什么也没有心思。同时病人还会出现头晕、面色苍白、双手发抖、口干、出汗、心慌、尿频尿急、胸闷、气憋等症状。另外还可能有食欲不佳、腹胀、腹泻、闭经或阳痿、失眠多梦等,而且病程多数比较长。而当出现惊恐障碍(又叫惊恐发作)时,病人会突然发生强烈的恐惧感,他们感觉自己好像马上就要死了(濒死感),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疯了(失控感),同时还感到心跳加快,似乎心脏要从口腔里跳出来,另外各种自主神经紊乱的症状也都十分明显,如胸闷、气憋、出汗、头晕等,有的人甚至觉得马上就要窒息死了,不住地大喘气、大喊大叫、高呼救命等。

    神经衰弱患者可有焦虑症状,但焦虑症的焦虑紧张情绪较一般神经衰弱的症状更为突出。恐惧症多表现为对某一物体、某疾病或某种环境的恐惧和严重不安,且常伴有其他强迫观念和行为,虽伴发焦虑,但与焦虑症有区别。疑病性神经症(疑病症)患者的紧张恐惧情绪多继发于疑病症状,而疑病症状又与自身内部特殊不适感受和以往生活经历、联想或暗示等有关,因而应与焦虑症相鉴别。抑郁症与焦虑症不同,前者的焦虑必然与其疑病和自罪等妄想观念有关,这类患者的焦虑发作的背后,忧伤情绪总是存在的。若一个原来适应性很强的人突然发生焦虑,则应在排除器质性因素后首先考虑抑郁症。精神分裂症在早期也可有严重的焦虑或焦虑疑病,若发现精神分裂症的基本症状时,鉴别并不困难。有一些器质性脑病的患者,当临床上尚无明显的痴呆症状时,可能有焦虑或焦虑发作。另外,也有许多药物中毒或戒断症状是以焦虑开始的,应根据病史及检查进行鉴别。

    焦虑性神经症,无论是广泛性焦虑还是惊恐障碍,治疗的原则都是一样的。主要有:(1)心理治疗,目的是帮助病人解除心理矛盾和心理冲突。(2)抗焦虑药物治疗,例如安定或氯硝西泮、阿普唑仑、舒东安定等,另外也可以使用丁螺环酮。丁螺环酮为非苯二氮类的抗焦虑药,其特点为一般不引起困倦,不影响认知功能,不易成瘾。如果失眠严重,还可以加服依匹克隆、思诺思等。(3)对同时伴有抑郁症状的病人,可以单独或合并使用多塞平、百忧解、帕罗西汀、博乐欣等抗抑郁药物,也都有较好的疗效。